自由VS安全:美国人的反恐困境

美国东部时间4月15日下午2点,波士顿马拉松赛场的终点线附近发生了两起严重的爆炸,造成3人死亡、144人受伤。其中一名死者年仅八岁,当时他正在终点线迎接凯旋归来的父亲,另外还有8名儿童被炸伤,15人伤势严重,仍在抢救当中。

 

恐怖袭击与 “别妄下定论”

爆炸案发生后不久, 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发表声明,宣称这是一起恐怖恐怖袭击案(act of terror)并说,凶犯一定会遭到严重的惩罚。声明中,奥巴马语气平稳地强调『Don’t Jump to Conclusions』,也就是别妄下定论。此前,2009年胡德堡陆军基地枪击案和2012年班加西美国使馆遭袭案,奥巴马都曾说过类似的话。奥巴马之所以这么说,一是担心此次恐怖袭击事件会激化国内的族群矛盾;二是担心,保守派会借此话题,质疑和挑战白宫的危机处理和反恐的能力。

 

读者也许会问,奥巴马不是层领导海豹突击队成功击毙本拉登吗?这么漂亮的反恐政绩,有什么好担心的?

 

事实上,奥巴马击毙本拉登的行动,现在看来并没有那么果断。有新书披露,真正突袭拉登住所的决定,是在希拉里催促下进行的。此前,克林顿早就获得了相关情报,曾三次劝奥巴马立即采取行动,但奥巴马当时疑虑甚多,迟迟不敢动手。

 

去年总统大选辩论时谈到了班加西使馆被袭案时,罗姆尼质疑奥巴马的行动力,批评他敷衍媒体,说这是民众示威的暴力事件,而非“有预谋的恐怖案”,所以未能给使馆官员及时的安全保护。但,现场主持人却袒护奥巴马说,事后他有说这是“acts  of terror (恐怖袭击事件)”。辩论后,保守派的媒体哗然,国会也介入调查。最终,以国务卿莱斯被迫辞职,成了事件的替罪羊。因此,波士顿爆炸案发生没有多久,奥巴马不敢怠慢,连忙出来说,这是恐怖袭击事件。

 

波士顿爆炸案可能与盖达组织或伊斯兰恐怖分子有关

 

为什么这么说?我认为理由有三个。

 

第一,伊斯兰恐怖分子选择的袭击目标通常有象征意义。比如911事件,被袭击的双子塔代表美国金融中心,而白宫代表美国的权力中心(虽然,没有得逞),五角大楼是美国的军事中心。

 

而波士顿则是美国基督教文明的基地,更是美国自由精神的发源地。大家知道,波士顿所属的州是马萨诸塞州,这个州是清教徒在美洲大陆建立的最早的州之一。马萨诸塞早期领导人约翰温斯罗普曾发表过一篇著名的布道词,题为“基督徒慈善的典范”,说波士顿与上帝之间存在着特别的契约。

 

后来,牧师约翰哈佛在波士顿建立的哈佛大学,培养了众多的美国政界精英,可以说是美国文化的中心。不仅如此,波士顿还与美国建国有关。1773年12月16日,在波士顿爆发倾茶抗税的政治示威。当地居民在波士顿湾倾倒茶叶,以此对抗英国国会,最后引起了美国独立战争。

 

 

第二,伊斯兰恐怖分子的制造恐怖,目的是要吸引世界的关注。波士顿的马拉松大赛是世界级的,已经举办了上百届,是非常著名的赛事,参赛选手和观众来自世界各地,媒体对此关注度也很高。恐怖分子赶在这个时候,在人堆里引爆炸弹,当然会造成举世轰动的影响。看上去,好像美国人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

 

第三,伊斯兰恐怖分子,袭击的对象通常不管是否会伤及无辜,911事件如此,波士顿恐怖袭击也是如此。对他们来说,消灭这些异教徒是他们的使命。

 

 

反恐任重道远,自由和安全

 

波士顿爆炸案的突发,令警方措手不及,让民众开始质疑政府的反恐能力。网上有谣传说,此次袭击,恐怖分子是通过手机引爆炸弹的,而且除了这两处已爆弹之外,另外还有多处炸弹未被引爆。因此有谣传说,警方为了防止潜伏弹的引爆,不得不切断该地区的所有通讯联络。众所周知,美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,政府干预通讯的措施,对民众来说不亚于法西斯。

美国人爱好自由,非常讨厌政府的干涉和强制。事后,威瑞森无线通信公司和斯普林特公司的官方人员,急忙出来为政府辟谣。

 

这不由得让人们开始反思安全和自由的关系。

 

911后,为了反恐,布什政府兴师动众,把数十万美军送到阿富汗和伊拉克去打仗。虽然表面凯旋而归,但之后的十年,代价却是惨重。美国因此共有500多万人服兵役,六千多名军人阵亡。据统计,在伊拉克、阿富汗及巴基斯坦,美国的军费投入总额可能达到4万多亿美元。

 

布什政府坚信发动反恐战争可以确保国内安全,最大限度地把恐怖分子消灭于国门之外。但,国内安全问题并没有因此迎刃而解,安全的代价同样是沉重的。

 

第一个代价是,昂贵的政府开支,纳税人必须要负担的。

 

911后,美国增设了国土安全部来阻止恐怖活动。国土安全部成立之初17万人,预算不到400亿元,到2011年,已经雇佣了21万人,预算达到563亿。据统计这些年来,国土安全部的各项开支超过了4240亿美元!美国财政悬崖问题还未得到妥善的解决,预算吃紧,这些不断增加的开支,岂不是雪上加霜?

 

第二个代价是自由。众所周知,美国最伟大的,美国的灵魂,就是自由的精神,是独立的精神。可是,政府却以保障民众的安全为由,处处在侵蚀公民的个体自由。

 

反恐开始,美国出台了一系列的安全法案,最著名的就是“爱国者法案”(USA PATRIOT Act),该法案要求公共和私人组织必须提供给政府涉及国土安全的信息。

 

例如,谷歌公司就承认按照“爱国者法案”的规定,曾把欧洲资料中心的信息汇报给了情报机构。按照爱国者法案,政府有权搜索电话、电子邮件通讯、医疗、财务和其他种类的记录。换句话说,如果怀疑你与恐怖分子有关,政府就有权窃听你的电话。

 

法案还有:减少对于美国本土外国情报单位的限制;扩张美国财政部长的权限以控制、管理金融方面的流通活动,特别是针对与外国人士或政治体有关的金融活动;并加强警察和移民管理单位对于居留、驱逐被怀疑与恐怖主义有关的外籍人士的权力。显然,这些条款严重地侵犯了个人权利。

 

这次波士顿执法部门强行切断波士顿地区的通讯,如果属实的话,难道不是政府侵犯了很多人的基本的通信自由吗?

 

当然,最让美国人头痛的是,恐怖案发生后,机场一定会加强安检。如果你想上飞机,你只有两个选择:要么试探测拍,被安检人员摸透透,要么走透视仪,被安检人员看光光.

 

政府合理性在于保障人的生命,财产,自由权利。但是,在可能遭受恐怖袭击的特殊情况,人命关天,确保民权不受他人侵犯又显得很不现实,但让政府以国土安全为借口肆意践踏民权,美国老百姓又不甘心。所以,纠结就在此。

 

 

奥巴马任内,伊斯兰恐怖事件发生了不少,虽然他是对穆斯林国家最友善的一位总统。如果波士顿爆炸案,确实是伊斯兰恐怖分子所为,那么奥巴马政府除了信誓旦旦擒拿凶犯之外,该如何调整外交和内政,才能减少国内恐怖袭击案,保证公民的安全的同时又让老百姓的自由不被侵犯,这是一个很大难题。

 

原载搜狐财经,http://business.sohu.com/s2013/others643/ 转载请注明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