饥饿,不仅仅是中国人的集体记忆

随着影片《1942》的公映,大家又开始讨论起所谓的“三年自然灾害”。
根据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史》,从1959年到1961年,中国非正常死亡人数约为2144万,如果从1958年算起,总数接近3000万。3000万是什么概念?现在台湾人口2300万,新加坡人口600万,两者加起来数量还不及这三年死亡的总人数。
不可否认这三年,中国部分地区确实存在干旱和洪水等恶劣的气候,以至于造成了大规模的粮食减产,人民挨饿。但是,越来越多的原始天气数据显示,全国范围的大自然灾害,当时并不存在。而且,饥荒灾情最为严重的省份四川,更是风调雨顺!中国历史上,大旱和大洪水发生过不少次,但没有一次造成的饥荒严重到持续三年,死亡三千万人的程度。我们要问了,到底是什么因素导致了这三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?    为了避免被爱国青年扣上“西奴”的帽子,我把这篇文章名字改为《饥饿,不仅仅是中国人的集体记忆》。

是的。类似的饥荒,美国历史上也有

故事要从500年前说起。话说大航海时代,哥伦布去找印度,结果一不小心发现了美洲大陆。从此,新大陆的消息迅速在欧洲传开。大批西班牙人为了移民,为了寻宝,前赴后继地踏上了去美洲的征程。若干年后,西班牙不仅控制了大西洋的航路,而且还占领了中南美洲的大片土地,成了当时的“日不落”西班牙帝国。西班牙帝国迅速崛起,惊动了大不列颠孤岛上的英王伊丽莎白。英王此刻意识到,国家要发展必须到海外去拓殖,不久便下诏,愿意资助和鼓励国人去美洲投资探险。

英国人西进的第一个永久殖民地,不是普利茅斯,而是位于东部的,弗吉尼亚州的詹姆斯镇。詹姆斯镇,听起来感觉很陌生,但在美国历史上,它举足轻重。如果你看过 《风中奇缘》,一定不会忘记片中宝卡杭蒂斯和史密斯的爱情故事。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詹姆斯镇,宝卡杭蒂斯是原住民的公主,而史密斯是这块新殖民地的第一位总督。

在詹姆斯镇拓殖非常艰苦,当地不仅没有南美州肥沃的土壤,而且冬天非常寒冷。可是,对这些探险者来说,这并不要紧。原来,从出发前,他们听说西班牙人在南美挖到了金矿,发了财。所以,他们此行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来找金矿。而且,如果他们找不到金矿,英王随后的资助以及总公司的补给也会停掉。于是,他们就不停地挖呀挖,挖了半年,结果金子没挖到,却陷入了可怕的大饥荒。

他们发现自己的食物已经吃完了,可补给的英国船只还没到。于是,他们把奶牛宰了充饥。牛吃完了,再吃马,接着吃狗,狗吃完了,开始抓老鼠。老鼠吃完了,他们再煮皮带,皮鞋。当一切可吃的都吃光了,他们开始去抢原住民。

可原住民凶悍彪猛,他们又打不过。这时候已经入冬,他们被困在篱笆堡垒里,又冷又饿。终于,令人可怕的事情发生了,有人开始吃死人的肉了,一位移民甚至把自己的太太给吃了。为了生存,除了吃人,他们已经别无选择了。大家似乎在等“死”,确切地说是在等别人死。谁先死,谁就是别人的午餐。

这是1607年的冬天。那年,詹姆斯镇本来有100多人,后来只剩下38人,饿死了三分之二。在接下来几年,虽然每年不断有新的移民来这儿,但大多数都活不过冬天。在1609年的冬天,詹姆斯镇饿死了400人,当时镇子里总共才500人。在经过长达7年的大饥荒(Starving Time)之后, 弗吉尼亚州9000位新移民,最后只剩下1000人。

为什么,弗吉尼亚会发生如此严重的饥荒?

在解释这个问题之前,我先说说弗吉尼亚州的由来。我们前面说过,伊丽莎白女王鼓励西进拓殖。若干年后,英王詹姆斯一世继位,詹王也是西进支持者。不久,他便把北美拓殖许可权授予了弗吉尼亚公司。于是,弗吉尼亚便派船队出海了。我们提到,当时西班牙海上势力强大,而且已经占了中南美洲。所以,为了避开西班牙人,他们的船队只能往北美方向行驶,最后在美东南部靠了岸。靠岸后,他们把这块垦殖地称为弗吉尼亚州詹姆斯镇。

既然拓殖权给了弗吉尼亚公司,殖民者就必须听命于弗吉尼亚公司及其管理者。史密斯就是公司委派的第一任总督。不仅如此,该公司还垄断了该地区所有开采权和治理权,甚至包括对移民的生杀大权。也就是不听话的移民,总督可以依据法律处死。

总督首先把移民分成三类,一部分人负责种田,一部分负责挖金子,还有一部分人负责修堡垒。可是,这些远道而来的英国人,对种庄稼没兴趣。一是因为收的粮食要上交,二则,他们不是菜农出身,工具又简陋,种地很难。到后来,牛马也吃了,耕地都成问题。三是,因为英国会定期派船补给他们的食物,所以他们认为用不着种田。

按照弗吉尼亚公司的规定,这些移民是没有财产权的。大家头七年的收成,一律要充公。而且,他们的工作和食物必须由总督安排和分配,做多少,吃多少,总督说了算。

而且,殖民地的其他规定也很严酷,移民根本没有自由:

  • 没有总督颁发的许可证,移民不能和原住民做交易。违者死刑。
  • 没有许可证,不能宰杀牲畜和家禽。违者死刑。
  • 不能逃逸,违者死刑。而投靠原住民者,抓到将处于极刑,绞死。
  • 擅离职守者,违者鞭刑。
  • 在公开场合发表反英王,反政府,反教会言论者将处于酷刑,屡教不改者将被处死
  • 移民必须参加教会活动,缺一次活动,少一顿饭,缺两次,被鞭刑,缺三次,要罚到山沟里做苦力半年。坚持不参加教会活动的,将被处死。

我们不难看出,弗吉尼亚实行的经济制度是一种计划经济,或者说是一种共产主义实践。这个制度下,根本没有对私有财产等基本人权的承认和保障。没有自由交换的市场,没有价格,政府不许老百姓盈利。一切靠政府配给,劳动者没有生产的积极性。新移民不能擅自离开,等于没有自由迁徙的权利。而且在这里,没有基本的言论和信仰自由,整个殖民地就象一所只进不出的监狱。
经济学家米瑟斯曾说,在这种社会主义制度下,经济计算是无法实现的。因为商品的价值只能通过交换才能体现或决定。可是,当一切商品归为国家所有,由国家来分配时,交换失去了重要的意义。没有自由交换,就没有了价格。没了价格,就无法核算。不能核算,怎么作出合理的经济分析?
失去了合理的分析,就无法作出正确的判断。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,政府无法知道。在弗吉尼亚,政府破坏了市场自发的秩序,用集权命令代替了所有人作决定。结果,政府成为家长,什么都要管。例如,到底是该挖金矿,还是该种庄稼还是修堡垒,该分配多少人来挖金矿,多少人种庄稼以及修堡垒,还有该不该让人和原住民做生意,什么时候该杀牲口,宗教崇拜多久才是合理的,让老人和小孩,妇女多吃,还是让战士和工人多吃,吃多少才是合理的。要决定的越多,越无法做出合理的判断。在这种制度下,老百姓也没有生产的动力性,做多做少没关系,最后都得吃政府的补给。
写到这里,我想很多读者已经读累了,而且会问,“你说了半天美国的大饥荒,这和我们的三年自然灾害有什么关系呢? ”
先别急,请听我解释。不要忘记,在三年困难时期之前,我们又做了什么?除了政治斗争外,我们搞了大跃进运动,全国上下推崇以生产队为单位的人民公社,实行不计报酬的劳动。我们的政策和当年弗吉尼亚政府的政治试验,如出一辙。
他们的总督就让大家去挖金矿,我们的领袖号召大家炼钢铁;他们的总督给居民分配工作和食物,生产资料公有,我们分工作和分粮票,我们还有亲切的“大食堂”;他们修堡垒,禁止与原住民交易,我们关起门来自力更生,建设国防;他们的叛逃者被处死,我们的叛徒不仅被处死,而且家属也要拉出去批斗。他们整肃和迫害反对英王,政府,教皇的人,我们则公审反对社会主义的阶级敌人及黑五类。他们禁止这个,不准那个,我们则三反,五反。他们搞政教合一,我们信仰毛主义是,放之四海皆准的绝对真理。
同样的政策,同样的饥荒,同样的记忆。
不过后来,詹姆斯镇的居民还是走出了饥荒,严苛的法律基本上被废除了。集体劳动后来被限定在一个月内,他们的私有财产开始得到了承认,每位新移民都分到三亩地。他们可以做任何他们想要做的事情,没有政府来干涉。他们种的玉米,可以卖给原住民;他们种的烟草,在英国本土大受欢迎,甚至挤垮了好几家烟草公司。他们不用种太多的粮食,也可以丰衣足食。因为有了开放自由的市场,因为消除了政府对交易的限制,弗吉尼亚从此摆脱了贫困。
虽然,我们告别了计划经济,摆脱了饥荒,但类似的社会主义政策依然存在。河西在《纽约时报》撰文提醒我们说“饥饿,是我们民族的集体记忆” 我想说,饥饿还不仅仅是记忆。因为在不远处,还有一个国家,至今仍然重复着400年前的詹姆斯镇传奇。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